最新资讯

骚妇妈妈

我出生在个南方的城市,父母都在事业单位上班,记得很小的时候家境并不宽裕,但是家人在起过的也是其乐融融,后来随着当地经济发展,父亲也跟着开始搞起了工程,经常要省内到处跑,有时候十天半月不着家,虽然在他的努力下家境慢慢起色了,但是家人在起的时光也渐渐少了,反而没有了以前的温馨和热闹,多数时候都是我和妈..

臭乳晕清洁妇

午后第一道命令下达时,秋艳正在公司旁边的咖啡厅享用迟来的午餐,她急忙将剩下几口三明治配半杯黑咖啡吞下肚,带着公务手机赶回公司。传唤者是一位长得像老鼠的课长,秋艳不记得昨天的会议上有这号人物,不过既然是透过这支专属手机发佈命令,她就得乖乖听话。  课长带着秋艳来到臭气冲天的男厕,要她脱到只剩一件内裤..

少妇独白

记得有一次我们疯狂做爱。他先是操我的嘴巴、然后操我的屄、最后操我的屁眼。把我身上三个洞洞随心所欲的操了一遍。(我不必写的这么直接的,虽然都是实话……)疯狂云雨之后我们依偎在床上聊天。我们聊到爱情,聊到了生和死。他突然问我如果可以自己选择死法的话我会选择哪一种。我想了想,瞪着大眼睛冲他笑着说:“我选..

亚洲性图

更多>>

国产日韩

更多>>

欧美色图

更多>>

气质美女

更多>>

娇妻模特

更多>>

职业制服

更多>>

人妻美妇

更多>>

卡通漫画

更多>>

都市激情

更多>>

乱伦小说

更多>>

少妇小说

更多>>

人妻小说

更多>>

校园小说

更多>>

武侠古典

更多>>

强暴小说

更多>>

限制三级

更多>>